第40章 黑心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40章 黑心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君九龄     起初只是尖叫,紧接着就有人嚷嚷说快请太医,还有人说不好了……娘娘的脸!

    “快去,去乾清宫求见皇上,请皇上来为娘娘做主!”

    几个庶妃也是满心慌乱,她们被分来永和宫偏殿,比谁都了解德妃,今日之祸分明由她自身而起,听这些奴才的意思,还准备栽赃给她们?

    若是由德妃占住先机,她们恐怕要摊上大事,就有人当机立断,给贴身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趁乱退出正殿,赶紧往翊坤宫宜妃那头跑。

    宜妃才听嬷嬷说完小阿哥的事,胤禟那三个嫡子生下来就像小猫一样,轻得很,哼声也细弱。她前头交代奶娘仔细看顾,就听说他们饿得直哼哼也不肯吃奶,老九福晋病急乱投医,解了衣襟亲自喂过,仿佛是有些用……在找到合适的奶娘之前,还得她自个儿喂着。

    她的心腹嬷嬷啧啧称奇,说还没听说过这样的事,不愧是九爷的嫡子,生来就贵气。

    宜妃满心熨帖,又顺口斥责她两句:“这样的话往后再别说了,依本宫看,小阿哥叼嘴怕是打娘胎里养的,富察氏出阁前便是金娇玉贵,做了皇子福晋更是享福,她瞧着瘦,身子骨顶好,下的奶也比旁人滋补。”

    嬷嬷赶紧点头应是,而后叹口气说:“可惜了那些奶娘全是娘娘您费心找来的,家世个顶个的清白,谁想全用不上。”

    宜妃拈起豌豆黄,咬了一口,看起来很没所谓的样子:“本宫不过是交代一声,有什么费心的?用不上也罢,她自个儿喂我更放心。老九福晋命好,很旺胤禟,正好,也旺一旺三个小的。”

    “娘娘说的是,满京城多少达官贵人?还没听说前脚大婚同年就得三个嫡子的,九福晋不愧富察这个姓。”

    心知嬷嬷这么说是在讨她高兴,宜妃心情确实不错,尤其听说小阿哥虽然轻,倒没啥毛病,模样贼俊,很像老九,仔细养着过几个月就同足月生的一般无二,她悬着的心就放下一多半。

    “回头你往老九那头去一趟,我看小阿哥这会儿还弱,名字取大了怕压不住,先有个乳名叫着就成。”

    不怪宜妃想太多,多注意些总不是错。

    翊坤宫这头,宜妃还在给嬷嬷交代事情,那庶妃的贴身丫鬟就求上门来了,也不敢硬闯,只得使人传话。

    帮她传话的是宜妃跟前得脸的宫女,说永和宫偏殿那几位庶妃去给德妃娘娘请安,不知哪儿做得不好,引来娘娘大怒,茶碗砸了一地不说,自个儿还脚下打滑摔上去了,一脸碎瓷渣子……几位庶妃吓得不轻,怕遭迁怒,恳请宜妃娘娘替她们做主。

    宜妃很得圣宠没错,也的确不好惹,实际她不爱管别人家的事。

    想想看,任谁求上门来都答应,岂不是太掉价了?

    今日倒是无妨,只要想想乌雅氏满脸碎瓷渣子,她就坐不住,非得亲眼瞧瞧。

    “出了这么大的事,本宫还真得走一趟,拿那件红梅映雪斗篷来。”

    宫女手脚很是利落,不过片刻就捧了那件斗篷来。

    月白做底,上头绣着枝枝红梅,有兜帽防风,边缘全滚着白狐皮,那白狐还是皇上猎来送给娘娘的……这斗篷是宜妃的心爱之物,瞧着素淡,穿上极显风.情。

    从翊坤宫到永和宫,坐软轿也要好一会儿,宜妃到的时候,康熙还没来,那些个庶妃已经在外头跪下了。宜妃从她们身边走过,过去之后又停下脚步回过身来。

    “德妃姐姐还劝本宫饶过那谋害皇孙的奸人,这般菩萨心肠,却是做给人看的。她们冲撞了你,罚她跪佛堂也好,抄经文也罢……这数九寒冬的罚跪,粗使婆子都受不住,不知道的还当是诚心想废她一双腿。”

    许是说尽兴了,宜妃轻笑一声。

    “也罢,都是你永和宫的,我管不了。只是听说德妃姐姐脚下没踩稳摔了,我赶着送些膏药来,皇上赏的跌打丸,还有白玉膏,都拿来了,不用客气。”

    德妃先前是醒了一回,只来得及罚庶妃跪,照过银镜又吓晕了,宜妃这番话她压根没听着。

    不多时,康熙就来了,惠妃荣妃听到动静也过来看看,除了不问宫务的太后,能说上话的都到了个齐整。康熙听说宜妃是来送伤药的,还带上了千金难求的白玉膏,还有心夸她。

    瞧着做派便知,去传话的没说清楚,宜妃也不拆穿,笑道:“都是皇上赏的,臣妾不过是借花献佛,听说德妃姐姐摔了,心想正用得上。”

    康熙颔首,宜妃脾气虽烈,平素很知进退,品性是极好的。

    看惠妃荣妃都来了,康熙就让奴才引路,一道进去瞧瞧。

    那太监吓白了脸,支吾说:“娘娘方才晕倒了,还没醒来,皇上您看……”

    康熙稍一沉吟:“给三位娘娘上点心茶水,爱妃稍等,朕去瞧瞧。”

    该说什么好?

    几位主子来得太快,去太医院跑腿儿的都没回来。说起来也该德妃倒霉,那传话的跑得太快,脚下一打滑摔懵了,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后来领着老太医紧赶慢赶还是落在康熙之后。

    也就是说,德妃那脸还是纯天然血迹斑斑的状态。伤在脸上,没人有胆伸手,就怕治不好留下伤疤遭娘娘迁怒。

    她抹那一把的时候就把大片碎瓷蹭掉了,细小的还扎在脸上,康熙不顾宫女劝阻,闯进去就看到那惨不忍睹的画面,觉得哪怕德妃养好了,再看到她也很难提起兴趣,只要想起这个画面,龙根都能吓软了。

    哪怕是人间帝王,也着实懵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之后,他又往前走了几步,凑近些仔细看过——

    德妃那张脸已经看不出昔日光彩,上头有两道大伤,最长的在左脸上,有三寸,额头上约摸两寸半,还有些细碎的小伤口。

    那模样比战场上的伏尸还惨,康熙看得头皮发麻,赶紧从这满是血腥味儿的房里退出去,虚掩上门,才责问说:“为何伤成这样?多长时间了还没处理?你们怎么做事的?”

    他怕吵醒一脸血的德妃,怕她醒来吵闹不止,就压低声音呵斥了几句。底下奴才赶紧解释说,娘娘让偏殿的庶妃气坏了,这才没踩稳摔倒伤到脸。

    “她们说了什么,让德妃气成这样?”

    “这……”还真没说什么,娘娘就是心情不好,看她们年轻貌美人比花娇气不顺。

    康熙见过太多勾心斗角,看一眼就知他心虚,原本对德妃有十分怜惜也没了多半,他更不懂,明明让德妃反省,怎么又搞事?

    要是爱妃人在病中我见犹怜,康熙还能守她一会儿,至少等人醒来说几句贴心话再走,德妃这样,让他款款深情实在为难。

    等弄明白前因后果,让太医看过德妃脸上的伤,得了准话,康熙就吩咐永和宫这些奴才好生照看乌雅氏,借口忙政务,转身走了。

    可惜其余三妃只能听太医描述德妃惨状,没能亲眼见着。

    据说德妃娘娘左脸毁了,哪怕用上白玉膏,也会留瑕。

    又说她运气不错,那道伤口延伸到卧蚕之下,没坏眼睛。

    至于额头上,恐怕也会留疤,若实在介意,等全好之后可以打个赤金镶珠嵌玉的面具戴上。

    那太医才没傻到吹嘘说一定能好,他原话是破镜难圆。伤得原本就重,大大小小的伤口加起来有十几处,受伤之后就这么摆着,半点也没处理,一眼看去还当是见着死不瞑目的女鬼。都错过了最佳时机,能复原才怪?

    只能说,亏她已是不惑之年,位列四妃,膝下有两个阿哥做依靠,要是年轻妃嫔遇上这种事简直绝望。

    哪怕皇上给补偿,给晋位份好了……那也啥用没有。

    爷们重色,多半不长情,看过那张鲜血淋漓的脸还能召她侍寝?换谁都萎了。

    届时没了圣眷不说,又和儿子闹成那样,占着妃位有什么用,苦日子还在后头。

    ……

    宜妃回去之后拿手帕掩着唇,闷笑了好一会儿。

    让她装贤惠!让她黑心!

    该,真该!

    那头胤禟也听到动静,原来是德妃,竟然是德妃。

    不是很明白妇道人家的想法,他琢磨了半天,才想出些门道。乌雅氏想害的恐怕不是宝珠,他的目标是九贝勒胤禟的嫡子,宜妃的嫡孙。

    胤禟知道额娘和德妃不对盘,幼时也见过她们互相算计,这么惨烈还是头一回。

    这回的事,若不是报应来得太快,明处这点线索还真不好查。

    还是宝珠能耐。

    胤禟去西暖阁说嘴,把好消息带给宝珠,然而宝珠压根不懂他在乐什么,问过之后,蹙眉说:“我出嫁时,阿玛让半夏带了好些药膏,就有一种对划伤割伤很管用。富察氏满门武将,受伤是家常便饭,那是祖传的方子,很不好配,我手边备有两罐,咱们是不是送一罐去?”

    胤禟心说送个屁,看她毁容才好。

    宝珠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女子的脸比命还重要,我匀些药膏给德妃娘娘,就当是给儿子祈福。”

    这么说,胤禟就没再反驳,左右再好的东西送去乌雅氏也不会用,后宫妃嫔防备心比谁都重,乌雅氏才害了她,心虚都来不及。

    宝珠让半夏匀了一罐膏药出来,胤禟交给赵百福,让他送去永和宫。

    之后的事还真让胤禟料中了,德妃那心腹嬷嬷接过之后,送到主子跟前,说是九福晋给的,能治划伤,德妃一挥手就将它拨到地上砸了个稀烂。

    她醒转过来没见着康熙,又听说其余三妃来过,正憋屈,恼恨让人看了笑话,又怕皇上厌了自个儿。

    这会儿老九福晋送伤药来?是什么意思?嘲笑她!

    “你告诉太医院,不管用什么法子都得把本宫的脸治好了,能治好,要什么我都给他,治不好就别怪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