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言欢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36章 言欢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冷眼瞧着老四老九亲近起来,康熙遣胤禟来问:“你这吊儿郎当的性子能入得了老四的眼?”

    勿怪他这么说,两人实在相差太大,胤禛幼时还算活泼,因着脾气急躁喜怒不定让自个儿训过两回,之后便念起佛来,平日里阴晴不显,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看他同太子亲近,康熙有心纵容,只盼胤礽登基之后由老四来扮黑脸,做个能干实事的孤臣,讨债一事也算试验,谁想……这么个刚直不阿恨不得累死在户部的儿子,竟能同老九言欢。

    这里头要说没门道,绝无可能。

    难道是讨债遇到困难,想请老九福晋娘家助力?

    还是看在马斯喀的份上,准备好生调|教胤禟?

    康熙倒是没以最大恶意来揣度这些儿子,他找胤禟来,就真是觉得稀奇随口一问,何曾想胤禟竟同他岳翁别无二样,就在南书房诉起苦来。

    “皇阿玛您有所不知!儿子苦啊!”

    “这事要追溯到半个月前,我福晋听闻四哥府上有俩女眷怀孕,便去道贺,正巧撞见德妃娘娘赏了人让四嫂带回府去。原不是什么大事,想也知道是怕有身孕的多了,没人伺候四哥。可是呢,我岳父家学清奇,我福晋那脑子同旁人大不相同,她回来就抹眼泪,儿子哄了半天才问清楚,她说四哥铁定是受委屈了,德妃娘娘慈母心肠。”

    康熙满心觉得自己就是那千古一帝,赛秦皇赛汉武,体恤民生,吏治廉洁……哪怕他自我感觉再怎么良好,也理解不了老九这番话。

    他自个儿也年轻过,皇祖母皇额娘也给塞过人,甭管图啥,大家心照不宣。

    要说德妃慈母心,勉强还能沾点边,出于关心送人去说得通,老四怎么就受委屈了?

    康熙琢磨半晌也没想明白,就示意老九接着说。

    胤禟这才给说了富察家的做派,马斯喀就是个大老粗,除了对闺女尤其上心,儿子就跟捡来似的,他那些儿子但凡受了委屈,缺了啥短了啥,索绰罗氏就大张旗鼓送去,最好能叫他发觉,他要是还没注意到,回头还能去抹把眼泪提醒他。

    这么听着,还真没错,康熙发自内心赞了一句:“马斯喀福晋有急智,端庄得体,堪为外命妇之表率。”

    胤禟:……重点是这个吗?

    宝珠就是让这画风清奇的一家子给养歪了,她倒是不蠢,很知道怎么过日子,就是说句话能噎得你半天缓不过来。

    “皇阿玛您也知道,这妇人怀着身子,最是敏感,你不顺毛捋,那你就摊上事儿了。我福晋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赶着让儿子去问候四哥,儿子答应了她,第二日就去了,果真把那话同四哥学了学,四哥是这么回的——‘九弟啊,你要是闲得发霉我这就请旨让皇阿玛多派些活儿,哥哥我这会儿没空说你,等休沐日,你来我府上,咱们兄弟好好聊聊!’我果真同四哥聊了一回,聊得生不如死。”

    康熙边品茶边听说书,差点给呛着。

    缓过劲儿之后,他瞥了胤禟一眼:“老四真这么说?”

    胤禟腆着脸笑:“反正就那意思。”

    康熙都给气乐了,这小混蛋,“所以你每旬往老四府上去一回,就为听他教训?这倒是挺好,正好改改你这油脾气。”

    胤禟直想抹眼泪:“皇阿玛您不说说四哥?儿子如今比在上书房进学那会儿还惨,难得的休沐日还不能同福晋肚子里的小阿哥培养父子情,全耗在四哥书房里了!”

    “行了,嚎什么嚎,别丢了皇阿哥的身份。你儿子还没出生培养啥感情?就跟着老四磨一磨,退下吧。”

    打发了胤禟之后,康熙给四贝勒府赏下大堆金银器皿,又使人往德妃那头走了一趟,赏了柄如意,夸德妃为母心慈,体恤胤禛。

    那一刹那德妃是懵的,她赶紧接过赏赐,叩谢皇恩,蹙眉问来传口谕的公公咋回事。

    胤禟说那番话的时候没避讳谁,御前伺候的太监宫女都听见了,却没明白皇上是啥意思。

    人人都知道德妃刚回京头天就给四贝勒赏人绝不是慈母心发作。想想看,人家府上排着队怀孕,是正该清净的时候,这会儿塞人进府不是存心搞事?要是去个心大的,李氏宋氏这胎还能生下来?

    再者说,满京城都知道四贝勒忙,听说睡不到四更天就起床,下了朝能在户部待上一整日,天黑之后才回府,回去还要习字读书甚至处理公务……这几个月四贝勒消瘦了不少,太子明里暗里关心他好多回,说这公务是忙不完的,身体要紧,四贝勒答应得好好地,回头还是照忙不误。

    这种时候还给塞人,岂不是白天不消停晚上也不消停?能不亏肾水?

    道理如此浅薄,底下奴才都能想明白,皇上为啥还赏了德妃?说是赏,就只是一柄金如意,既不值钱,又俗气,这也算赏?

    倒更像是在说皮痒了给你挠挠。

    想到这层,那太监哪敢多话,只得坚强的挤出一抹谄媚的笑:“皇上惦记娘娘的好!不仅往您这儿送了东西,四贝勒府也没落下,奴才恭喜娘娘。”

    德妃脑子不算聪明,性子却很多疑,她原是贴身伺候康熙的宫女,因着美貌入了皇帝的眼,爬上龙床。她自个儿起于贫贱,心眼就格外多,生怕贴身宫女踩着她上位,凡事都爱多想。

    她越想越不对,怎么皇上单独赏了老四,就没十四的份。

    这金如意又是几个意思?给常在答应都嫌俗气。

    前头宜妃也得了一柄如意,是羊脂白玉的,同蜀锦贡缎等好几样一道送去翊坤宫……又想起皇上赏给宜妃那副凤鸣朝阳的头面,德妃心里难受至极。

    她让嬷嬷发了赏钱,看那太监走远了,这才阴下脸:“嬷嬷您说,皇上赏我这么个破烂是为什么?”

    那嬷嬷吓得肝胆俱裂,看周围没外人才劝说:“娘娘慎言。”

    什么意思?不就是警告么,让德妃对老四好点,别太过分。不然你且看看,送去四贝勒府的是什么。

    康熙使人给德妃送去一柄金如意的事,各宫妃嫔都有耳闻,当面不敢议论,背地里看了不少笑话。说起来,除了早年进宫那几位,新晋妃嫔理解不了德妃的心态,甭管由谁来看,她都该对四贝勒好些,胤禛是成年阿哥,领着差遣,手里有实权,和太子还走得近……她怎么就能偏心到十四阿哥那头去?

    十四阿哥也聪明,骑射都好,是没错。

    可他才多大呢?

    把他当依靠是不是早了些?

    那头胤禛的心情也很复杂,心知九弟是在鸣不平,感动是有,又恐怕额娘会更憎恶他,福晋怕是还要吃苦。他不知道的是,胤禟压根没想那么多,纯粹是当笑话说的,能捅德妃一刀额娘也能高兴高兴。

    宜妃是高兴,心情好胃口都好了不少,回头在太后宫中遇见德妃还奚落了一通。说德妃姐姐宫里的杯碗坏得快,皇上英明,送了个耐用的去,那金如意可比玉如意结实多了。

    惠妃荣妃当即就笑了,德妃气得不轻,咬牙道:“宜妃妹妹也该给九阿哥添几个伺候的人,跟前就一个嫡福晋像什么话。”

    宝珠闲得慌,来给太后请安,听了个正着。

    她让天冬扶着端端正正给太后行了礼,又给四妃见礼,然后才说:“德妃娘娘说得对,自打我开怀就提过这茬,额娘也提过几回,可我们爷不同意。他说了,要给塞人也成,送去的时候把金银首饰衣裳被褥吃穿用度全备齐,顶好将这辈子的开销都一道送来,别花他半两银子。”

    说着她摸了摸肚子,叹口气:“我这胎就是两三个,甭管生下来是阿哥或者格格都得娇养着,开销多大呢,咱们实在没闲钱养闲人。”

    宜妃心有戚戚,点头说:“老九那性子,打定了主意谁说都没用,他要是不乐意,你竖着送去他能横着给抬出来,你去讨说法他比谁都有理,你要罢了他的差遣让他闭门思过,那可好,求之不得。德妃姐姐素来有主意,倒是帮着想个点子,要真能让胤禟妥协,我整治一桌好的答谢你。”

    还不止如此,胤禟是这么说的——

    实在有个万一拦不住,上头非要赏人下来,了不起收拾个院落把人全丢进去,谁还敢逼着他睡?真当对着什么货色都能举起来?

    讲道理,宝珠在这方面完全继承到索绰罗氏,她不介意来多少人,是胤禟死活不要,不要就不要呗。

    人多无妨,人少也凑合,好赖清净。

    这事太后也知道,前头五福晋过来就说过,宝珠来请安也提过一嘴。康熙讲得更详细,说老九的原话,实在要给他塞人,就挑些嘴甜的中看的,正好凑个戏班子,平常搭台给福晋唱戏,穷起来了还能出去捞钱。

    太后是先皇的继福晋,康熙登基之前她吃够了董鄂妃的苦,倒是很能包容各家嫡妻,对老八福晋也不嫌弃,至多看不上她能搞事的性子。

    再加上太后极少管事,是个安分的性子,盖因如此才能得皇帝尊重。听宝珠这么说她也没论好坏,只是让人到跟前去,看她挺着的肚子。

    “哀家瞧着比前头还大一些。”

    宝珠笑道:“算算也快六个月,应该的。”

    太后拿手背轻轻放在宝珠肚皮上,就感觉底下动了动,很有劲儿的样子,正要开口又是二连击。

    “动了!他在踢腿儿呢!真有劲儿!”

    宝珠将手往肚子上一放,熟门熟路哄道:“额娘的心肝,可别闹,额娘还想陪太后娘娘说说话,你再动几下咱们就该回去歇着了。”

    之后果真就没动静了,太后瞧着稀奇:“这聪明劲儿,像足了老九。”

    宜妃掩唇笑道:“胤禟才没这么乖,当初闹得我,想说等生下来非得揍他一顿。”

    “说是如此,等生下来你比谁都心疼,哪舍得揍他。”

    宝珠跟着点头:“可不是,我们爷总说要好好孝顺额娘。”

    听得这话,宜妃凤眼一瞪:“孝顺?他不气我就好了!”

    ……

    看她们聊得旁若无人,低位妃嫔也就是羡慕,德妃都快坐不住了,只恨不得转身就走,又怕怠慢了太后惹皇上不快,她如今已经够尴尬了,那柄金如意的事儿还没完。

    德妃之前就觉得皇上对她有看法,之后几天康熙都没踏足永和宫,她的猜测就被证实了。德妃花了很大力气才软化了康熙,扭转了尴尬的局面,结果四贝勒府就出了事。

    先是宋格格见红,险些小产。

    消息前脚传进宫中,李格格出来散步又和德妃赏下去的人撞上,正在哎哟喊疼,说要让四爷做主。

    先前不好的预感全成了真,康熙听完脸黑得彻底,他是没脸插手胤禛后院的事,只得另找地方败火,就让梁九功传话给敬事房,撤了德妃的牌子。

    四贝勒府好一出大戏,可惜是一群奴才乱斗,四福晋都不上心,旁人就听个响。

    而宫里头,胤禟问太子借了戏班回来,说要给宝珠逗趣。宝珠看了两场,越看越瞌睡,胤禟瞧她不喜欢,又给换了新鲜的,请人来演灯影戏。

    演的是富察家送嫁九阿哥娶妻。

    眼瞧着天黑了,戏台子就搭起来,宝珠抱着手炉看了个开头,往后全程拧着胤禟的腰。

    这臭不要脸的混蛋。

    胤禟却很乐呵,仿佛主角不是他自个儿,看完之后还给了赏钱,让人再排几出,这个好,福晋看着精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