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笑话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35章 笑话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活色生枭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那一瞬间,乌喇那拉氏就懵了,理解到宝珠的想法,她噗嗤笑出声来。

    “九弟妹你啊!”

    宝珠皱了皱眉,还是没想明白,就一脸耿直朝四福晋看去。

    乌喇那拉氏笑得险些稳不住身形,还是近身伺候的嬷嬷搭手扶了一把:“好了,不说了,我赶着回府去交代额娘吩咐的事,九弟妹多保重身子,咱们改日再叙。”

    四福晋说完就带着人出宫去,眨眼之间已走出去几步远,宝珠眨了眨眼,让天冬扶着坐回软轿上,使婆子抬着稳稳回去宫中。吩咐小厨房送点吃的来,将肚子填了几分饱,这才靠坐上塌琢磨方才的事。

    也怪不着她,谁让马斯喀作风太豪迈。堂堂一品大员,被巴结讨好再寻常不过,这年头,送小妾算不得什么,马斯喀收过好些个,有些到手就睡了,转赠出去的也多。

    索绰罗氏膝下有子有女不计较这个,来谁都好,安分便成。每回说起也直白得可以,直言某某犯在你阿玛手里,送人来赔罪讨饶,又有谁为了巴结他送了扬州瘦马来,那可真不便宜,白瞎了一番用心。还有别家子弟冲撞了大哥辰泰,伤了他的马,使他摔得一身伤,也给请太医,补贴药材,还打着照顾的名义送丫鬟来。

    讲道理,怀孕的才需要人伺候,想她诊出有孕之后,额娘就赶紧遣了有经验的嬷嬷近身看顾,这还不放心,回回见着都要仔细叮嘱过,都是那些话,她却从不腻烦。

    对她是悉心呵护嘘寒问暖,对胤禟就不客气多了,只会提醒说别乱来,多大的人,再不能像从前那样。

    有她娘家奇葩的教育,又有宜妃表率在前,德妃让乌喇那拉氏领人回去伺候胤禛这事,她死活理解不了。

    瞧她将右手支在炕桌上,拖着腮帮子很是苦恼,半夏就憋不住问说:“福晋这是在愁啥?您要什么只管吩咐奴婢,奴婢弄不来爷上山下海也能顺您的意。”

    听闻这声,宝珠就放下手,侧过身来:“你说说看,方才四福晋笑我什么?”

    “噗。”就有人绷不住笑喷了。

    在房里伺候的有四个大丫鬟,再有宝珠的陪嫁嬷嬷和宜妃赏下来的婆子,足足六人。宝珠循着声音看去,笑出声的是打发走那心大的之后填补进来的,名唤山楂。圆嘟嘟的脸,又有双乌溜溜的杏眼,又机灵又讨喜。

    宝珠故作生气模样:“好你个山楂!竟敢取笑本福晋,那就你来说!”

    山楂赶紧到宝珠跟前来,屈膝行了个礼:“奴婢知错了,求福晋饶一回,再有下次奴婢铁定憋住了,绝对不笑。”

    “行了,本福晋心胸宽广才不和你个小丫鬟计较,你好好说,四福晋是啥意思?莫说四哥平安顺遂啥事没有,哪怕真有个头疼脑热四贝勒府奴仆成群能没人伺候?德妃娘娘这是在帮他哭穷哭惨要好处?求皇阿玛关注?”她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径自点头,叹道,“不愧是当娘的,真疼儿子。”

    两位嬷嬷见识最广,当即懵逼。

    四个丫鬟也像是被雷劈过,德妃同四阿哥母子不和这事大家心照不宣,怎么福晋同四福晋走得如此近,连这都不知晓?

    山楂无话可说,只得点头附和——

    福晋说得对,正是如此,德妃娘娘一片爱子之心!

    宝珠笑得眉眼弯弯,还想再夸两句,就想起来:“不对啊,那你方才笑什么?”

    山楂欲哭无泪,只得给天冬半夏及两个嬷嬷使眼色。天冬平日不多言,心却不错,果真插了嘴:“听管事说,福晋陪嫁庄子上的菊花都开了,开得正盛,桂花更是十里飘香,往年早送来泡上酒,如今他们拿不好主意,使奴婢问问您的意思,摘不摘?”

    因着有孕,宝珠全把这事忘了,经天冬提醒才想起来,就回说:“桂花摘些来做糕做糖,菊花便罢,我如今没那精神,等来年再说。”

    这么一打岔,就跳过先前的话题。之后又聊了点别的,山楂这才松了口气,嬷嬷则是瞪她一眼,小声说:“往后还敢不敢胡闹?”

    有些话,主子能说,奴才不能说。

    道理很简单,福晋是做弟妹的,同四福晋是妯娌,哪怕调侃兄嫂两句也无妨。尤其是皇家人,最重视脆弱的亲情,只盼相处能亲昵些,别脱了朝服还打官腔。

    这话由福晋说,人家只会当她是怀孕之后憨了。

    奴才秧子敢胡说八道不怕被撕烂嘴?

    诚如嬷嬷所料,乌喇那拉氏先前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回去还笑个不停,勉强想起还有两人等着她安排去处,这才整理好仪容,端起嫡福晋的架子吩咐道:“把人交给苏培盛,说额娘担心爷无人伺候,特地赏下来的,本福晋不好安排,叫他问爷的意思。”

    心腹嬷嬷看她半点胸闷憋屈也没有,也高兴得很:“不就是两个任人揉搓的奴才,她能逞多大威风?福晋您不当回事就对了,为这些人置气,不值当!”

    乌喇那拉氏点点头:“由她们折腾去吧,我有弘晖就够了。”

    另一头,胤禟做好了工部的活,早早回宫给康熙请安,他嘴皮子利索,三言两语哄得康熙大笑,赏下一堆好东西,这才屁颠颠回去看宝珠。

    他走在半道上遇见来截人的十阿哥,胤誐真情流露,远远看见就嚷嚷起来。

    “九哥我真想你!”

    胤禟让他吓得不轻,很想脚底抹油开溜,可老十来的贼快,眨眼之间就到了跟前,勾着他肩膀说北巡如何有趣,可惜胤禟没一道去,又说这都分开一个多月了,问胤禟想不想他。

    胤禟只想喷他一脸:我想你全家!

    想想还是不要纠缠,便瞥他一眼说:“杵在这儿干啥?咱边走边聊,你九嫂怀着你侄儿,我赶着回去看她。”

    说起这个,胤誐就委屈:“皇阿玛说九嫂揣的是三黄蛋,是真的?九哥你还不辞辛苦往前头写信了?咋就没写给弟弟我呢?”

    胤禟:……

    我为啥要写给你呢?

    你是我爹?我娘?还是我婆娘?

    弟弟算个蛋!

    胤禟心知实话伤人,就戳他一脑门:“我听皇阿玛说你在草原上撒了欢,谁都吼不住,还记得哥哥我?”

    胤誐嘿嘿嘿。

    “忘记谁也不能忘记九哥你啊!我这回出发之前把九嫂给的那把弯刀带上了,还别说,真好使,我猛地一下就把勇士金刀劈成两半!回头一看,那刀刃半点没伤着,就跟切了块豆腐似的,真担得起削铁如泥吹毛短发!”

    胤禟就听他念叨了一路,耳朵险些长了茧。

    回去之后,他照常招来冯全问话,冯全将宝珠今日做了什么给胤禟默诵了一遍,中间提到她偶遇四福晋,也把那场笑话说了说。

    正主还没反应,十阿哥哈哈大笑。

    “我赶明真得问问四哥!”

    “嫂子说得对!他又没怀孕,德妃娘娘干啥安排人伺候他呢?”

    宝珠听到动静往外头来,正巧听得这句,边说:“想来是德妃娘娘心疼四哥,这样不就能让皇阿玛知道四哥跟前缺人短银?赶明就该有赏赐发下去!”

    她说完才招呼说:“有段时日没见了,十弟这一路可还顺心?”

    胤誐让她吓得不轻,好乖乖,这才几个月来着?这肚子够大的,难怪九哥放心不下!这念头只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胤誐赶紧给宝珠请了个安:“劳嫂子挂心,弟弟很不应该,北巡出去也没见着好东西,我就带了些上好的雪白羊皮回来,不是啥值钱的玩意儿,不过眼瞧着就要入冬,嫂子拿去做斗篷内胆正合适。”

    羊皮啊,草原上制的羊皮极好,比自个儿养来剥的好多了,宝珠畏寒,很满意这份礼,便诚心道谢:“咱们不缺古董摆件,羊皮才好,回头给爷做成披风,再做条羊皮裤,这冬就好过了。”

    看她啥时候都惦记自个儿,胤禟才乐呵,乐过之后又想起前头的笑话,便说:“福晋说的是,十弟有心了,赶明你也拿些给四哥送去。”

    胤誐连连点头:“咱们回头就去看看四哥,兄弟是该守望相助。”

    ……

    第二日下朝之后,胤禟就去了趟户部,寻胤禛说话,他先是关心了对方的身体,然后才说:“弟弟过来是想说,四哥您要是有困难尽管开口,咱们兄弟没得袖手旁观的。”

    胤禛忙着户部的活,好些时候没同胤禟聊天,猛的让他噎了个正着。

    “九弟何出此言?”

    “昨个儿我福晋在宫中遇上四嫂,听说贵府两位格格有了身孕,又听说德妃娘娘赏了人下来伺候你,回来就闹我一场,让我来问问看缺什么少什么。我福晋说,每回她娘家兄弟缺了点啥或者受了委屈,岳母就大张旗鼓送去,岳父忙公务忙朝事,经常疏忽府上,听到动静才回去过问。她心想德妃娘娘怕也是一样,就记上心了,四哥你也知道,我福晋她怀着身孕,我哪能让她忧心,这不立刻就过来问问,回去也能有个说头。”

    额娘赏人这事,胤禛已经知道了,只来得及让乌喇那拉氏安排个小院把人丢进去,近来讨债忙,整日斗智斗勇,没空想那些。

    没想到,塞人这种事看在九弟妹眼里也能和谐美好,真是意外。

    “九弟妹纯善,马斯喀大人好家风。”

    胤禟很想掏掏耳朵,分明是夸,听着咋那么讽刺呢?

    一定是四哥这张脸太像讨债鬼了。

    他还没来得及回应,胤禛又说:“我府上什么都不缺,额娘一片慈母心,禛满心感动。”

    ……感动?

    还真没看出来!

    胤禟仔细打量了胤禛,真是毫无破绽,心说不愧是做哥哥的,多吃了几年白米饭,脸皮都厚不少,这还绷得住!难得有机会看老四的笑话,他又想添把火,胤禛冷不丁开了口。

    “九弟领了差遣合该好好做事,要是闲得慌,赶明让皇阿玛都安排些活计。等休沐日来你我府上坐坐,届时我们兄弟再好好聊。”

    天作孽,犹可恕。

    自作孽,不可活。

    忆及四哥的作风,胤禟满心苦水,早知道就不嘚瑟了,乐极生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